上海汇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汇利视点
汇利月度视点(2011年第9期)

    周末有场老狼的音乐会,九十年代风靡校园的一些经典旋律将在东方艺术中心再次演绎,磁性的温润中漫步“冬季校园”,诉说“白衣飘飘的年代”,追忆和“诗人”共度的“恋恋风尘”,最后独自吟唱“关于现在,关于未来”。

 

    二十年后人到中年,物是人非,晓松宿醉,小柯不名,老狼依旧,而过去已成“久违的事”。过去的国内经济亦曾意气风发,仅用2.16%的低通胀率书写了十年10.49%的腾飞传奇,但转眼间青春易逝,容颜不再。或许日后只能将它视若一片枫叶,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留待作一份青春纪念。

 

    青葱不在,并非老之将至,但中年危机总是要面对的。先看股债双熊的资本市场,主板A股屡破估值之底,价值投资遭遇估值之惑;信用市场则迭创收益率之高;城投债转债甚至短融轮番跳水;再看沦为昨日黄花的楼市,75.3%的房企负债率和65.7%的存货/资产比均为五年新高,坐以待毙或铤而走险都似在劫难逃;后观中小企业,东南沿海的生存危机已经呈现扩散态势,大小股东或者低位套现,或者壮士断腕;最后再看外围,先是惠誉等调降信用评级,后是IMF等调降增长预估,大宗商品开始纷纷高位回落,黄金也开始沦陷,近日直线暴跌,热钱如热锅蚂蚁,于是灰头土脸遭降级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居然创60年历史新低,徒呼奈何。

 

    货币和产能的被迫双向出清就如同服用泰诺宁类的退烧药,副作用总是难免的,何况教条的运用货币总量调控导致实体紧缩矫枉过正,结构转型雪上加霜,并强化了政府和银行的资源资金垄断地位,人为扭曲资金价格,不断助推资金脱媒,于是我们看到了实际负利率居高不下,内生通胀标本难治,M2M1CPI的背离,PMIPPICPI的剪刀差,GDPCPI的滞胀化,以及银行存款的持续巨量流失。

 

    滞胀已然逐步显性化,CPI同比连续三个月超6,汇丰领先PMI同比连续三个月低于50,这种情形仍将继续,该来的总会来。过去屡试不爽的货币刺激不是不想用,实在是不敢用,总得留线生机,何况极易引发并发症。当经验主义遭遇墨菲定律时,无论是被迫的倒逼,还是主动的求变,没有新的制度设计,缺乏足够的制度红利,内生的增长动力将被抑制,滞胀恐将演变为常态。为什么不能提早通过非对称加息这样的市场化手段来收窄银行利差而令百姓少交通胀税?为什么不能降低国内的税负痛苦指数来遏制财税扩张而给百姓以实惠?为什么不能多开征中国式的巴菲特税来缩减令人诟病的基尼系数?

 

    美国前财政康纳利曾有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麻烦,可谓一语成谶。现在看来,欧美亦是一片狼藉。谁能先从通胀后的废墟中站起来,从资金的避险取向看似乎美国有望最早告别冬天,其实中国仍然具备明显的先天比较优势:国内市场之广;内生动力之强;制度红利之多。周期的力量无法抗拒,但是告别青春并非迟暮,只有具备足够的智慧和勇气,中年之旅,更平稳更持续,也更值得期待。

 

    我们一直强调不要机械的运用静态估值去预测此轮市场底部,要避免认知的缺陷,去阅读市场的转变,要耐心,要hold住,也许现在还不在冬季,只是入秋而已,但即使野百合,也会迎来春天。

 

    本山大叔说不差钱,没错,差的不是钱,是顺应市场内在诉求的那份勇气,也许,那才是真正的拐点所在。

[返回]
Copyright © 2017 hlfu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汇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沪ICP备12002475号